王曼昱:没有什么能击垮我,没有打不赢的仗

来源网站:中国乒协   发表时间:2022-01-26 17:45

  在去年最后一项赛事WTT世界杯决赛中,新科世乒赛女单冠军王曼昱意外地遭遇了“一轮游”。当时她的主管教练肖战曾经说,问题早出现是好事,可以早一点解决。转年来到澳门,那个充满斗志的王曼昱又回来了,开年第一战,她再次封后。
  事实上,王曼昱这个“遇到问题再解决问题”的过程要长得多,从布达佩斯到休斯敦,她走过两届单项世乒赛,也走过了一个突破自我的过程。
备战新尝试,第一次不是“苦大仇深”
  《乒乓世界》:回想参加休斯敦世乒赛的王曼昱,心态从始至终是在冲击吗?
  王曼昱:赛前我给自己的定位肯定是去冲去拼,但其实比赛一上来我还是有些保守,每一场开始都是求稳的感觉更多,我打得没有奥运会和全运会那么凶,完全是靠扛和屏住去赢球。因为相对于世乒赛,打全运会我心态要更好一点,所以那时出手和算球都比较干净和果断。
  《乒乓世界》:是因为太渴望世乒赛单打冠军了,所以打得很小心吗?
  王曼昱:对,打世乒赛的心态好像和之前低谷时想赢球的心态很像,但其实又不一样。这次世乒赛我很想赢,想拿冠军,但没有低谷时那种非拿不可、没有这个冠军我就不行了的急切感觉。奥运会对我来说非常重要,获得奥运团体冠军后,世乒赛能拿单打冠军就是锦上添花,即使拿不到冠军,进入决赛也是超额完成任务了,所以心态其实挺好的。
  《乒乓世界》:这种挺好的心态在世乒赛前封闭训练中有体现吗?
  王曼昱:封闭训练就是一个新的尝试,和以前每次都不太一样,我也还在寻找到底怎样的备战方式是适合自己的。这一次我和肖导在封闭训练前的定位就是让自己不要那么“要死要活”、“苦大仇深”地备战(笑),我们不要把这个比赛看作只能赢不能输,想尝试的就是积极地去一场一场打。我是奔着冠军去的,但心态比以前有所转变。我也说过,有很长一段时间我想拿冠军去证明自己,这种想法给自己带来很大压力,思想包袱很重,可以说人的想法不够干净,这次我把这些压力变成一种期待,不是拿冠军去证明什么,而是希望自己成为最强的。
世乒赛上的“后悔”与自信
  《乒乓世界》:出征到了美国以后,马上有了混双上的变动,面对新搭档卡纳克,平时沟通、训练磨合、包括在比赛的时候会有和平时比赛不同的紧张感吗?
  王曼昱:其实我平时用英语沟通还可以,以前我的体能教练是波兰人,加上肖指导,我们三个经常在训练里稍微聊一聊,有时候我问到英语的问题,肖指导也会教我,但给我的感觉是他想赶紧回答完我的问题,好赶紧继续聊乒乓球。也可能是他觉得有他在,我不用自己说英语。这次混双大部分由肖指导负责沟通,平时我和卡纳克也有一些小沟通,像比赛的时候说句“nice”(打得好)相互鼓励,还有“service”(发球)“receive”(接发球),上旋还是下旋就看手势了。我们在混双比赛中大部分的战术是,他怎么舒服就怎么打。卡纳克说他是第一次打混双,而且我们两个右手队员涉及到跑位的问题,难度更大,我觉得我们第一次配合打成这样真挺不错的,我们每场比赛都全力以赴,每赢一场也都挺开心的,第三场混双没赢下来挺可惜,但我们尽力了,也没什么遗憾。
  《乒乓世界》:两年前的布达佩斯世乒赛女单半决赛也是对阵陈梦,这次再战,怎样解读这场打满七局的关键战役?
  王曼昱:这场半决赛我真是赢得很侥幸了,可以说是死里逃生。现在梦姐的综合实力太强了,我能在0比2、5:8落后的情况下赢下比赛,确实没太敢想。我知道梦姐现在人非常扎实,基本不会犯那种给别人机会的错误,所以我在落后这么多的时候,就只是希望能“赢一局”,我想着“两年了别一点进步都没有,别像两年前一样0比4就输掉比赛”,“这可是世乒赛,我从上一届打完的那一刻就开始准备这一届比赛了,不想毫无还手之力就输了”,想到这些,我就想再“挣扎挣扎”,再去扛、去咬、去想办法。
  《乒乓世界》:再复盘一下那场斗智斗勇、展现出极高水平的女单决赛吧。
  王曼昱:决赛第一局我10:6的时候,稍微有点保守,在被莎莎追分的时候其实也有纠结要不要叫暂停,但一直犹豫着,直到输了第一局都没有叫成。从场上走下来的局间我感觉挺后悔的,想着为什么不叫个暂停,甚至打完第一局最后一个球到场边这一路我还在嘟囔,觉得很可惜。
  《乒乓世界》:因为决赛开局很重要。
  王曼昱:对,就贼后悔。一直到第二局一上来我都没有缓过来这个劲儿,比分胶着的时候一直告诉自己“没事没事”,直到第二局我稍微领先一点,才慢慢缓过来。到第三局我觉得莎莎打得很坚定,技战术方面让我比较被动,她和之前比打得要更凶一点。其实前两局我觉得整体上自己做得还可以,但到了第三局我明显感觉到莎莎那边给我的压迫感,她整个人的气势一下子就扑面而来的感觉,输掉第三局后,我能做的就是一定要咬住她,打出自己气势的同时跟她周旋。
  其实第六局一开始我犯了点错误,就是刚才说的,对冠军的渴望没有控制得特别好,从第五局到第六局的那个局间,我感觉太短了,第六局一上去我呼吸就变急促了,压不住自己心跳的感觉,无谓失误也出现了,很快比分到了0:4落后。这时候我的心才沉下来,一分一分咬,最后8:10落后的时候我想着不能放弃,接下来我们开始“你来我往”,有好几分莎莎都打得太好了,好到我当时都想给她鼓掌,把我打“认了”。这时我在赛场上做的就是无论她发挥得多好,我都始终做自己。
接踵而至的全新挑战
  《乒乓世界》:获得世界锦标赛单打冠军后,会不会感觉为2021下半年密集赛事一直顶着的一口气松下来一些?
  王曼昱:我打完决赛的那天确实非常高兴,同时确实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非常想获得的女单冠军拿到后,那种感觉是我既想到过又没有想到过的。我想过有机会冲击,好像又没准备好面对拿到冠军后会出现的问题。在WTT世界杯决赛上我输了球以后,肖指导说这个问题迟早会出现,那早点出现就不算坏事,问题尽早出现,我也能尽快解决。
  《乒乓世界》:这种“迟早会出现的问题”是什么?
  王曼昱:是短时间内的二次调动不够,侥幸心理比较多,觉得以我刚拿完冠军的竞技状态,即使比赛中发挥得打一点折扣也可以赢,没太重视内心的起伏和变化,以前能拼出去的球,现在是不是自己背上了不必要的包袱,变得怕输球。
  《乒乓世界》:在回国后隔离的时间里,你也思考了这些问题?
  王曼昱:确实需要自己去好好想一想。我会想到在我状态不好的时候,受到的关注比较少,感觉打比赛是输了正常赢了就赚了,这种心态会随着打赢比赛和被关注而发生变化,这场输给杜凯琹的比赛也让我清醒了,即使我拿到世乒赛冠军,我和对手们的水平也是相当接近的,有一点束手束脚发挥不出来,就会输球。
  《乒乓世界》:这种情况是你第一次遇到吗?
  王曼昱:其实我以前也犯过这个错误,在2019年世乒赛打完以后,我对自己很不满意,感觉世界都塌了,那时候也是松了气,和现在的情况很像,只是这口气的内容变了,但我知道重新提起这口气可能需要很长时间。
  《乒乓世界》:现在已经进入新的奥运周期,你获得了新周期的第一个世界大赛冠军,在巴黎奥运周期中你给自己提出的要求是什么?
  王曼昱:新周期开始这一枪我打得挺好,但不能认为自己就领先了,巴黎奥运周期还有两年半,心态和心理建设一定要做好,总之还是要有自信一直拼到最后。肖指导一直说发现问题不是坏事,他一直在积极地鼓励我,包括遇到瓶颈的时候,他的鼓励总能让我感觉“没有什么能击垮我”,就像电影《长津湖》里的那句话,“没有打不赢的敌人,没有打不赢的仗”。

下一条: 世界排名樊振东陈梦继续领跑 弗朗西斯卡夺冠涨分
上一条: 福原爱出任WTT世界乒联日本区总经理
声明:此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爱乒乓网观点和立场。若发现内容有所不妥,请尽快联系爱乒乓网撤掉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