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微信吗? 随时查器材、看新闻、节目预告。只需扫描下方二维码,添加微信公众账号:“乒乓器材” ,更有“乒乓地图”小程序轻松导航到球馆。

我的发烧史

一、儿时梦想篇
小时候就很喜欢打乒乓球,那时院里有两张石桌,由于条件差,用的是一块长木板或一些砖头做成的网。球拍就更不用提了,用的是自制的光板,甚至就用瓦片来打。乒乓球是八分钱的象牌,只要球还能弹得动,我们就还是打,直到实在打不了了,才将球剪碎做成烟雾弹,享受着在烟雾袅袅中欢呼的那一刻快乐。有一个伙伴家里比较有钱,用的居然是五块一副的球拍(当时买拍的概念还是成对的买,店里好象也不单卖),着实让我们羡慕不已,我时常梦想着什么时候我也能拥有一对,但当时父母一个月只给我五毛钱零花钱,也就是说我得攒上十个月的零花钱才能买上一付,这对我来说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更何况当时还有很多对我充满诱惑力的东西如三分钱的雪条或做弹弓用的橡胶圈需要我去精打细算这五毛钱,因此只能作罢。在我二年级的某一天,一个体委的人看到我很喜欢打球,而且知道我居然是县委宣传部长的公子(高干子弟啊,嘿嘿),于是便问我愿不愿意参加乒乓球业余体校,我当然同意了,于是在二年级的某一天,我就成了县乒乓球业余体校的一员。
既然我已是运动员,向父母提出买拍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了,而父母居然也没用“考试拿第一后再买”这一招就同意了,于是我终于拿到了五块钱一副的我梦寐以求的球拍!这着实让我在伙伴中风光了好长一段时间!有了“专业”的球拍,再加上进了体校训练,伙伴们便不是我对手了,那一段时间,我享尽了当山大王的快乐。当时的业余体校条件很差,训练水平很低,每人用的球拍都是光滑得象打了腊一样的老球拍,早晚训练一个小时,学的只是一些基本动作,推挡,攻球,搓球,而弧圈球是闻所未闻----我现在怀疑我的教练根本就不会。就这样打了两年,到我四年级的一天,体委突然宣布县乒乓球业余体校不办了,于是我的打球生涯就暂告一个段落了。但是当时我居然没有什么依依不舍和遗憾,原因是每天早上都要五点半起床训练,对一个八九的孩子来说,实在受不了,所以后来我为能名正言顺的晚起高兴了好长一段时间!
二、25元的红双喜
离开了业余体校,我就很少打球了,初中高中学习紧张,自然不打了,上了大学后又迷上了强对抗的篮球,碰得也很少了,期间有一段时间系里的老师很喜欢打球,我自称进过业余体校,所以常陪老师打球。为了陪老师打球,我买了一支25块的红双喜成品拍,相当于我半个月的生活费,着实心痛了挺长时间----其实我打球的真正的目的是多亲近老师,以便考试更容易过关,另一个原因是有一个当年在我眼里还不错的MM也常去打球,我以为能够演绎一场乒乓缘,只可惜一块去打球的同学有比我打得更好的,更要命的是比我帅,所以没什么下文,这样的日子只持续了大概一个学期,以后就基本不打了。
94年师大毕业后分到师专工作,住的是据称多年前就是危房的平房。平房前有七八张石桌,一下课,就有一大群学生打球。有一天,一个学生来找我,说有一个打得挺好的学生想和我过过招,缘由是我课间聊天时和学生提起我曾是乒乓球队的,在谈及我的球技时也许我进行的艺术加工又多了点,于是那些打得较好的学生就当然想和我过招了。我多年没摸球拍,忐忑不安地硬着头皮上了。没想到我专业的就是专业的(旁喝:“看打!!”&—*()*^*^%&^^*),靠一个推挡就把那学生推得找不到北了。此役之后,我对乒乓球又重新拾起了兴趣。由于学生多穷,用的也就是十块八块一对的球拍,因此我那支25块的红双喜在学生眼里无异于专业得不得了的球拍,偶尔让他们试试,更是欣喜不已,打一个球啧啧赞叹一声。拥有”专业”的球拍,加上小时候的一点基本功,很快我便叱咤师专,成为爱好乒乓球学生的偶像,怎一个“爽”字了得……
三、第一次粘拍—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我就这样一直稳坐师专乒坛老大的位置。97年3月份的某一天,一个去买菜的老师说菜场有人摆了一张球桌,看上去打得很不错,要我去交流交流。我当时心高气傲,自然提起球拍就去了。可是,然而,但是,居然,竟然这一役我败得多年以后还不堪回首(此处略去惨遭蹂躏的悲惨情景约三千字)……
是役,我败得连自我安慰的诸如“并非国民无能,而是共匪太狡猾”之类的话都懒得说,我真正体会了“人外有人,山外有山”这句话的含义。我之所以能横行师专,不是我强,而是学生太差。对方是地区队的,代表本地一流水平,也就是在那天,我知道了什么叫弧圈球,并且知道了高手都是自已粘的拍。于是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提高水平,从哪开始呢?弧圈球没有一年半载练不好,那就从容易的开始,先粘一支“专业”的拍吧。于是我去买了本地最贵的12块的(当然我认为也就是最好的了!)HRS高弹海绵和729胶皮。东西买来后,我担心粘不劳,居然用了万能胶来粘(现在想起来,我这种粘法应算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拍子粘好,自然又引起学生一阵惊羡声:“这拍可真是粘啊……”
四、遭遇JS
遭遇高手后,我已不再满足于学生的惊叹,我一定要学弧圈球,我一定要真正提高水平!于是我找到高手,由他介绍,加入了他们的团体,也就是那以后不久,我咬牙花了当时的三分之一薪水计120大洋从XX球友手里买了一支红双喜032球拍。(事后我才知道,XX是本地一著名卖低档拍的游商,常用卖拍手段为:先极尽能事把那些低手打得惨败,然后拿了低手的拍大摇其头“这拍不行,得换”。低手心悦诚服,乖乖奉上银两若干,当然还免不了XX的慷慨陈辞:“看你诚心打球,朋友一场,板我可没赚你一分钱”----事实上XX心里已乐开了花,暗笑又有一个SB上当。待低手试新拍时,XX便大呼小叫:"这球怎么那么冲,那么转啊!!.....这拍我有点不想卖给你啦,留自己用"-----只可惜当时我还不会拉弧圈,所以我试拍时游商只能改了台词:“啊!你的推挡比原来暴多啦!……”)
就这样和他们打了几个月,我居然学会了拉一手又高又慢但还算转的高吊弧圈了---但这也为我今后的正手不暴留下祸根。
五、高处不胜寒之希恩庭
上帝是公平的,譬如一同事常自诩:“由于字丑,所以人特俊”。本人人特丑,从理论上来说,上帝应给我好球技。打横拍看上去更潇洒,于是97年我回师大进修期间,改成了横拍,由于刚经历一场感情挫折,对MM敬爱有加而不敢加以泡之。于是泡MM的经费就成了我的横拍郭跃华,红双喜PF4, 希恩庭,当时买球拍只选最重最硬的,认为这样才有威力,现在才知道是错误的,那支希恩庭一直陪伴我至今(其实是想卖掉实在没人要)。师大一校医和我一样是球痴,我们一见如故。加上师大一个曾是国青队的教练常指点我们,那一年,凭着痴迷和苦练,我俩的球艺一下子上了几个台阶。
98年6月师大归来,我象是换了一个人,一下子挤入了本地中上游水平,以至于有传言我是专门去师大进修了一年乒乓球……,再过了一年,我成了地区队的一员。以后几年经历了不少大赛:越南友谊赛,云南邀请赛,广西高校杯……
于是我有一点高处不胜寒的感觉了。在我们这小地方,打球的人少,多是一些多年前曾进过业余体校但已年老体衰或是一些半路出家只混个手熟的球友,和我相比,他们没有多少机会,有时看到他们偶然赢一局后兴奋的样子,我禁不住悲哀,缺少竞争的运动是寂寞的, 在这种情况下,我对提高技术失去了兴趣,于是希望通过换器材来提高水平和换换心情,觉得自已应拥有一支高档拍以配合我“球星”的身份了,而贵的高档的当然非洋拍莫属……
六、北京----心痛的回忆
第一次买进口拍,是1999年北京的秋天。那年去北京旅游结婚,在一家高级体育用品中心,看到了许多让我怦然心动的球拍,可相当于我一个月工资的价格让我犹豫起来。善解的人意的妻说,就买一支吧,就当是我送的结婚礼物(当时大为感动,觉得所谓“婚姻是爱情的坟墓”实为谬误。然而,后来当妻从我每月的零花钱中把拍款严格扣除时我才真正理解“真理是颠扑不破的”这句话的含义)。经过精挑细选,选中了一支我心仪已久的蝴蝶。北京的秋天,特别的美……
旅游归家,风尘仆仆的我不顾旅途疲劳,当晚兴致勃勃去试拍。可是,那一夜,是一个的伤心夜,北京成了我心痛的回忆(小朋友们,学习英语是多么的重要啊,我不知道def、all和off的意思,我是弧快打法买的却是防守削球用板;也怪当时为了不丢乡下人的脸,故作专业,问也没问清楚就自作主张买下)。不久,那支精美的球拍就被我送给初学打球的友人打石台去了,居说被友人割成了直拍来打。如今,已不知它流落何方,我不愿知道,也不想知道……第一次买进口拍,留给我的是心痛的回忆……
以后的两年,陪伴着我的一直是那支汗渍斑斑的满是沧桑的老希恩庭。
七、走火入魔
自从2001年的7月来到乒乓论坛后,走火入魔了。几年下来,试拍无数,我一直在寻找梦中的依天剑屠龙刀----梦幻手感、有底劲、有速度、漂亮……我疯狂地以一个月两到三支拍地速度尝试着各种经典球拍,朋友见面已把问候语“吃了吗?”换成“你今天换了吗?”。由于囊中羞涩,我只能把拍子买了卖,卖了买。将来我完全可以在个人先进事迹上大书一笔:“XX同志为繁荣乒乓球二手市场做出了艰苦而卓杰地贡献”。为藏私房钱,涌现出许多可歌可泣、斗智斗勇的动人事迹,在与和妻在长期的斗争中将侦查与反侦查的技术发挥到极至。。。。。。有一段时间,我还办了一个个人网站,打算投入JS行列,无奈本人除了天生一张JS的嘴脸,心地却过于善良,虽N遍研读“厚黑学”,终究难以理论联系实际,我命里注定是一个穷发烧友,我彻底掉入了这个万劫不复地深渊。本地没有球拍卖,我只能邮购,无数个等拍的日子使得我的脚在家和收发室之间不必指挥也能自动来回。。。。。
我把买拍、换拍试拍地感受告诉网友,多数网友很不理解,劝我没必要老换拍,技术更重要……我无所谓,我不在乎,我只想寻找我梦中的理想。我知道,没有完美的拍,只有更适合自已的拍,然而我喜欢这探索、追求的过程;我回味试拍的沮丧的和狂喜;我喜欢在和球友交流的过程中所感受到的真诚与信任……
八、完结篇
累了,真的。
几年来,除了疯狂地换拍,还常将体会用春秋笔法发至论坛,抛砖无数志在引玉,奈何引来的却是砖雨满天;论坛天空不时六月飞雪,无数仁人志士咬牙切齿的要找一个姓“朝”的寻仇,朝晖不得不将“阶级斗争为纲,其余都是目”时刻铭记于心,方得免遭暗算……
于是,累了,真的。
如今的我,已停止了寻找,感兴趣的都试过了,没有完美的拍,没有!!
如今的我,手头唯有满是沧桑的老希恩庭以及新贵boll。
老希恩庭,喜欢它那黝黑的外观,一种久经沙场的沧桑,象是高手用的拍,性能绝对对得起它的120元的价格,主要用途:酒后或户外石台用拍,输了球可以扔到天空而故意接不住或将它和石台比比谁硬。
新贵Boll,身份的象征(有MM的场合效果尤佳),主要用途:室内木台用拍,兼有赢球后被人把玩而本人旁白:“这拍不贵,才1283元。”之功能(靠!其实才6XX元!!!!!!!¥#¥%…#%…—¥)
几年苦觅,几年疯狂,仅此而已!感慨?可悲?!
可,累了,真的。
今后的我,更重要的是驰骋沙场,感受打球地乐趣,;今后的我,应珍惜手中的拍,与它共同体会失败的苦涩、胜利的欢欣……
至此,我的发烧史可谓功德圆满,当可功成身退。
诗云:"曾经桑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一时间百感交集,令人唏嘘不已......

下一条: 为桧单配置胶皮有感
上一条: 关于如何鉴别专业狂飙的方法
声明:此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爱乒乓网观点和立场。若发现内容有所不妥,请尽快联系爱乒乓网撤掉本文。
优个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