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手快速型弧圈球(小拉)拉球的探讨

虎爪的反手弧圈球向来是非常凶猛,可以以较大的动作暴冲下旋,也可以用很集中的前臂发力反撕不转或上旋球。相对来说,虎爪的正手动作却通常巨大无比(被老美形容为“SO BIG”),发力不够集中和还原慢。了解我的球友,大多已学会避实击虚,喜欢从我的正手突破。
米国俱乐部的球友们说我的正手应该像反手一样,用爆发力击球。他们中有的正手暴冲相当有水准,个人在米国乒联有2200-2300多的积分。其中有的建议我“SNAP”(收前臂) ,有的说我拖后的大拉手没必要,还有一个2100分左右的广东来的快攻球友干脆建议我正手放弃拉球而打快攻。虎爪一直在钻研正手发力的问题,却至今还未能找到能像自己反手那样令人生畏的发力感觉,觉得正手需要侧身转体,发力总是和反手不同。
听了广东球友的话,虎爪真的研究起快攻来。於是最近便看了些快攻的训练录像,象江加良、陈龙灿的教学录像还有庄则栋的理论。结合自己最近打球的心得,写出来和大家切磋共勉。
在老的江、陈训练录像中,他们正手快攻的动作非常小,在练习时近台攻球基本上只用前臂,而在中台攻球和扣杀中,解说分析慢镜头图解时也没有提到像拉弧圈球那样转肩、大臂带前臂的论述。可以这样理解,在发大力时,蹬转幅度增大,离台稍远,击球时间稍晚,而手臂方面顺其自然罢了。
关于庄则栋的快攻理论
庄则栋快攻理论的核心是快速制动。在攻球手法方面,他介绍了大臂、前臂、手腕、手指的作用,重点强调了突出前臂在快攻发力中的作用。他还有三尺距、二尺距、尺距攻球之说,意思就是要尽量提倡迎着来球、以最经济、集中、快速的手法击球。
看过了这些快攻的东西,再来观察一些当今著名运动员快速型(小拉) 拉球的动作。
小萨:右手自然横摆到体右,手腕放松而微勾,基本上没有什么拉手。在发大力时,小萨的胸含得更深些,引拍距离通过身体的扭转幅度增加而加大。
波尔:45届团体和老瓦赛前练球时,波尔正手拉球就是在收前臂,只是收前臂而已!
老瓦:老瓦在发球抢冲时和中台冲杀时采用稍大的拉手,但比马林、王励勤、孔令辉的拉手都要小,收前臂的程度经常因球而异。在近台反拉弧圈球时老瓦也经常采用迎着来球,在上升期只收前臂的手法。
盖亭:拉手比小萨还小。近台反拉和反带时球一沾案子,照着来球就扫下去;打上了有时就是快的不讲理。中台对攻时拉手也很小。盖亭的动作有个突出的特点,虽然他拉手很小,但身体侧转却非常充分,即使是正手位,他的肩部也是完全侧向球台的(北肩法) 。在虎爪看来,盖亭每个正手拉球都是“侧身” ,他的引拍距离也是靠转体来实现的。还有一个特点,盖亭中台对攻时重心下压非常明显,由於他拉手不大,击球点较高,他很多球都是在上升期和高点期回击的,而非传统的高点期和下降前期。盖亭击球的力量几乎全靠腰腿的爆发力,中台反拉完经常看见他的左膝已差不多贴地了。
孔令辉:侧身拉球与对方快速对抗中,自然下沉球拍,照着来球收扫前臂。他的拉手比小萨大些,但相对舒展。有机会时孔会转为直臂大动作的冲杀。
有了这些观察的间接经验,虎爪今天在练球中采用了全新的一种方法,即拉球练习时同近台快攻一样,主要用前臂。有时间的时候就让开多些,蹬转的幅度变大,像快攻的扣杀一样,而不是加大拉手托直手臂的冲杀。球太快,就照着来球收前臂、收手腕。这个尝试居然很成功,虽然一次不可能成熟,但已能尝到速度和爆发力的甜头了。没有反手拉得那么好,但也满转的。还要继续努力啊。对“小拉” 有兴趣的朋友们欢迎来讨论。

下一条: 直拍正胶快攻下旋起板技术的训练
上一条: 击球力量的运用
声明:此文内容来自互联网,不代表爱乒乓网观点和立场。若发现内容有所不妥,请尽快联系爱乒乓网撤掉本文。
优个网